无期

醉里

来如飞花散似烟 醉里不知年华限――纳兰

试阅
再后来的桩桩件件事,皆由不得自己做主
曾经的兄长如今的王,如今的天

我囚于此处,不觉已是三个秋冬
三年前那件事,不管动机如何,终是做下了,亦无可辩驳,那年正逢先皇重病,药石迁延了几日,终究还是去了。太子以国丧为由,守着阴德,生生多留了我三年性命。如今,三年守孝期已过,太子已成当今圣上。他自是容不下我的,我知道,我时日无多了
但,我还是想见一见他
圣上慈悲,纵如我这样的死囚,每年亦是有一次被探视的机会。去年阿姐来时,给了我一个小小的珏,阿姐说她就要出嫁了,这许是她最后一次来看我,权当留念吧,两天后,便是今年的探视日了,除了阿姐,我还有个兄长,然而不巧的是,这位兄长正是当今圣上,当年的太子爷
我师从江湖盛名的东极大师,有不错的武艺,这小小牢室,若非我心甘情愿,实是困不住我的
于是,三更时分,我潜出去了,兜兜转转竟是百无聊赖,我终究还是没能见上他一面,便回了牢室
过了一天,心中明是笃定得很,依旧心心念念的等着,阿姐没有来,兄长更是不会,等来的确是一小杯清酒,几碟小菜。这是什么意思,我心中明了得很,我活不过明天了。算不上什么很好的酒菜,当还是仁王的时候,我比是瞧不上的,现如今也算是珍馐美味了
我喝着酒,不觉淌下泪来,说不上什么委屈,原就是我应得的
醉里乾坤大,古人诚不欺我。我本是浅量,几口下去,就晕的稀里糊涂。恍惚间我看到他来了,我也说不出什么话,一个劲儿的哭,他似乎骂了我几句,又似乎什么都没说。
很奇怪的一个梦。
宿醉,天明。
这一天我堪堪的等着宫里来的旨意
傍晚,吉叔来了。吉叔原是我母家的老人,虽后有诸多变故,难得他始终记得往日情分,对我也是诸多照拂
我看到吉叔,我是心安的,尽管皇上依旧不肯见我,尽管见着他脸色并不是太好
但吉叔来传达这件事,总比旁的什么人要好
我总怕他随便指一个什么人,随便用一种什么刑,便取了我的性命